欢迎访问内蒙古信息港  今天是 2024年04月18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陷入撤单风暴 中信建投专业能力遭质疑

专题:陷入撤单风暴 中信建投专业能力遭质疑

文章来源:伟海精英

在3.15当天官宣撤单,中信建投的投行业务,深究之下,还有更多困惑。

紧急撤回

3月15日,三家交易所共有4家拟上市企业撤单信息。其中,上交所唯一一单撤单项目为宁波敏达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敏达股份)。而深交所唯一一单项目为天津望圆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望圆科技)。

当日印发的“红头文件”显示,望圆科技的IPOS申请于2023年3月1日获得受理。2024年3月8日,望圆科技及其保荐机构中信建投提交撤单申请。

原计划募资10亿元的望圆科技,出师未捷,折戟沉沙,固然令人遗憾。而行家在深挖中发现,望圆科技与中信建投,除了发行人和保荐机构的关系外,还在股权方面深度绑定。

突击入股

招股书显示,申报前一年,望圆科技新增10家股东。其中两家“突击入股”的股东简称带有“中信建投”字样。事实上,两家股东的全名分别是南京润信协同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中信建投南京基金”)和润信(嘉善)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中信建投嘉善基金”)。

中信建投南京基金成立于2021年4月,同年7月备案;中信建投嘉善基金,成立于2021年1月,同年8月备案。中信建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信建投资本)作为为中信建投南京基金、中信建投嘉善基金共同的普通合伙人,间接控制3.5060%表决权,穿透后持有望圆科技0.7012%股份。同时,中信建投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中信建投投资)为中信建投南京基金的有限合伙人,穿透后持有望圆科技0.2697%股份。

由于中信建投资本和中信建投投资均是中信建投全资子公司,中信建投间接控制发行人3.5060%表决权,穿透后持有望圆科技0.9709%股份。

此外,中信建投南京基金、中信建投嘉善基金作为股东,委派王坚为望圆科技董事。

2021年10月,因“看好好企业发展进行市场化投资”,中信建投南京基金、中信建投嘉善基金以52.91元/股入股,分别新增认缴94.5038万元和 28.3511万元。

当然,中信建投倒也不是盲目投资。另一手准备,来自对赌。

2021年10月,望园科技原股东及新增入股股东就股权转让及增资事项签署了含有对赌条款的股东协议及补充协议。两个月后的2021年12月,为满足上市要求,又集中清理了对赌条款。

招股书载明,“根据前述对赌条款清理条款,对赌条款在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申报前已终止,且上市审核期间不存在触发生效的可能性”。

随着望园科技的撤单,中信建投能否收回投资,或许需要打个问号。

监管追罚

事实上,这并不是中信建投近期首次撤单。

深交所IPO项目信息显示,连同本次在内,2024年已有3单;2023年全年为9单;全部撤单25单,占其项目总数的25%。上交所IPO项目信息显示,中信建投共有96单,其中22单终止:2023年全年有5单,2024年已有2单撤回。

浏览撤单项目,行家发现了一个颇为熟悉的名字,芯天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芯天下)。

2022年4月,深交所受理了芯天下的创业板上市申请。当年10月更新的招股书(上会稿),预计2022年净利润在1.5亿至1.75亿之间。经问询,中信建投及保荐代表人汪浩吉、方英健认为“2022年业绩预计依据充分、谨慎”。

随着项目平移交易所,2023年3月,《关于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2022年年报财务数据更新版)》等文件中披露了经审计的2022年业绩实现情况:归母净利润7,572.44万元,归母扣非净利润仅有5,167.14万元。

2023年12月27日,芯天下撤回了IPO申报材料。一周之后的2024年1月3日,深交所点名中信建投及两名保荐代表人,“在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明确问询了发行人2022年业绩预计依据的充分性和谨慎性、未来是否存在业绩大幅下滑风险,且公开信息显示行业相关产品价格下跌、同行业可比公司公开披露2022年第三季度收入和净利润显著下滑主要原因系市场景气度下降等情况下”,“未对发行人所处市场情况及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予以充分关注,未充分核查发行人对终端客户的销售情况,对发行人业绩预计情况未审慎发表专业意见并督促发行人提高信息披露质量”。

这起案件,也作为“申报即担责”的典型案例,收到了多家自媒体的点评。

十亿买单

当然,从担责的角度来说,紫晶存储欺诈发行案,中信建投的代价惨重。

2020年2月,紫晶存储在科创板上市。彼时的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收取保荐承销费用为1.19亿元,在相关文件中签字的机构,还包括致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简称:致同所)和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简称:恒益律所)。甫一上市,因致同所团队跳槽并”撂担子“,紫晶存储改聘容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简称:容诚所)担任2020年报审计机构。

2022年2月,紫晶存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作为科创板首批欺诈发行案件,社会影响广泛,受到监管重拳出击。

2023年5月,中信建投会同致同所、容诚所和恒益律所,正式设立了规模为10亿元的紫晶存储事件先行赔付专项基金,用于先行赔付适格投资者的投资损失。

2023年12月,证监会宣布适用行政执法当事人承诺制度,分别与紫晶存储案四家中介机构签署了承诺认可协议。四家中介机构应当交纳的承诺金合计为12.75亿元,前期已通过先行赔付程序赔付16986户投资者损失10.86亿元。

在积极赔偿投资者损失后,中信建投又向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投保基金)单独缴纳了总额1.14亿元的承诺金额,证监会决定对中信建投中止调查。这一笔不菲的费用,也让人联想起前清的“议罪银”。

更多雷点

据不完全统计,2023年内由中信建投保荐上市的企业,至少有四家因业绩“变脸”,出现在新浪财经的专题报道中。

近期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航天南湖康鹏科技美芯晟,2023年度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34.66%、37.58%和42.46%。而格力博更惨:2023年业绩由盈转亏,同比降幅239.1%-261.7%。

此外,2022年上市的三元生物,敲钟当年业绩骤降69.43%;近期披露的2023年业绩预告称,2023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62.12%至70.68%。

出于对头部券商眼光和实力的信任,股民掏出真金白银支持上市公司,却收到了“腰斩”甚至“告负”的业绩“回报”。那么,在坐收承销保荐费用时,中信建投是否考虑过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C类统计

经统计,中信建投现有594名保代,其中12名近三年存在违反监管规定、自律规则的记录。前文提到的紫晶存储和芯天下项目的保代,赫然在列。

2023年证券公司投行业务质量评价结果显示,中信建投为B类,而在2021年和2022年均为A类。

今年1月,北交所与股转公司联合发布的2023年度证券公司执业质量评价结果显示,中信建投总分排名第二。但在合规质量评价环节,其北交所做市业务被扣4分,为百家券商中唯一一家;股转持续督导业务被扣0.75分,两项相加超过平均水平。

高管荣誉

与“三中”地位相应,中信建投分管投行的高管刘乃生先生,可谓行业顶配:生于1971年2月,从事投行业务已超过20年。

公开信息显示,刘乃生于1995年7月获得北京机械工业学院(现北京信息科技大学)工学学士学位。自1995年7月至1997年10月任职中国新兴(集团)总公司;自1997年10月至2002年10月任职于中国科技国际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自2002年10月至2006年3月任职中国科技证券从事投资银行工作,期间于2005年2月获得保代资格。

他自2006年3月起任职于中信建投,历任投行副总经理、行政负责人;期间于2007年7月在职获得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自2014年1月起,他担任中信建投执行委员会委员;自2018年9月起担任投资银行业务委员会主任。

据中信建投招股书及2018年至2020年年报,刘乃生还有两个“最佳”头衔:2013年5月获得《证券时报》颁发的“2012年年度最佳投资银行家”;2015年3月获得《新财富》颁发的“2014年年度最佳投资银行家”。

在沿用四年之后,中信建投2021年及2022年报未出现这段表述。

2022年,刘乃生的税前薪酬为169.71万元,在主要高管中排名倒数第二。而他的往年递延薪酬高达707.35 万元,在全部高管中排名第一。两者相加接近千万,远高于董事长及时任总经理的薪酬水平。

往日荣誉不再提起,实际待遇仍在高位。面对撤单、监管追罚、业绩变脸和合规质量扣分等多重挑战,行家希望中信建投摒弃鸵鸟心态和大棒政策,以更加开放和包容的态度应对舆情,而不是动辄投诉,被驳回后还“意犹未尽”。

未来,无论是中信建投还是分管高管,都需要在投行业务中调整策略、提升专业能力并强化合规意识。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内蒙古信息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