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信息港  今天是 2024年04月18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 首页 > 汽车

尾部新势力还能等来“阿拉伯王子”吗?

当头部新势力争先恐后发布6月销量,积极抢占月初头条的时候,尾部新势力却陷入一地鸡毛。

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新增限制消费令,爱驰汽车集体讨薪信件被曝光,天际汽车被供应商起诉要求支付欠款。各家的热搜虽各有不同,艰难的处境却大致相同。尾部新势力们,已经被迫进入“生死局”。

另一边,高合汽车、前途汽车以及蔚来汽车陆续获得中东资本的投资,赢得了继续前行的资本和宝贵的缓冲时间。而威马、爱驰、天际这些濒临困境的新势力们,还能等来“阿拉伯王子”的救命钱吗?

老赖、欠薪、诉讼,尾部新势力一地鸡毛

近日,企查查APP显示,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及董事长SHEN HUI(沈晖)新增一则限制消费令。一时间,威马汽车公司和沈晖,均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曾经意气风发开启造车事业的沈晖,如今沦落到连1.4万元都拿不出来,背上“老赖”的名号。

威马也有过高光时刻。2019年,威马汽车交付量达到16876辆,仅次于蔚来汽车,排名造车新势力第二。彼时,为了反驳王兴“3+3+3+3”市场格局观,认为造车新势力中只会剩下蔚来、小鹏、理想三家,沈晖与王兴隔空打赌,威马汽车必将成为TOP3。

2022年,情况急转之下,经营异常、股权冻结、欠薪停产,甚至被政府点名,负面信息始终笼罩在威马汽车头顶。从整体销量上看,2022年销量仅为3万辆左右,与同级新势力相比,已是云泥之别。截至2021年12月31日,威马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41.56亿元。

造车新势力的“出海先驱”爱驰汽车日子也十分艰难。6月底,一篇题为“呼唤正义!近2000个家庭向爱驰汽车集体讨薪”的信被曝光。信中提及,爱驰汽车不关切员工诉求,断薪资、断社保,无休止的居家办公直到2000个家庭慢慢消融。

作为造车新势力中的一员,爱驰汽车在汽车市场上一直反应平平。从销量上看,爱驰汽车推出的几款车型均未交出亮眼成绩单。2019年就上市的爱驰U5月销量不足300辆。2020年,爱驰汽车将目光聚焦到海外市场,同年5月,首批500台爱驰U5出口欧盟,正式开启国际化进程,不过后续也未有多大起色。

天际汽车也是状况不断。6月27日,东安动力发布公告称,2023年3月14日,公司向哈尔滨市平房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据悉,一审中法院已对天际汽车的相应资产采取了保全措施,公司请求法院依法判令天际汽车向公司支付货款1611.23万元并承担迟延付款的利息。

今年四月份,鉴于公司资金情况和生产销售计划影响,天际汽车针对部分岗位实行停产、停工政策。同时天际汽车还表示,员工可自行寻找新的就业机会并主动离职。与此同时,天际汽车完成7.5亿元融资的消息传播开来。不过,这笔救命资金至今是否到账不得而知。

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如火如荼,但是竞争的残酷性也不言而喻。无论是曾经有过高光时刻的威马汽车,还是持续转型却始终找不到自身定位的天际汽车,亦或是指定出海策略寻求生机的爱驰汽车,都在大浪淘沙中留下一地鸡毛。

“生死局”伏笔早已埋下

如果复盘这些尾部新势力的发展历程,他们如今面临的危机早已埋下伏笔。

纵观爱驰、天际和威马汽车,他们成立的时间并不晚,也赶上了造车的窗口期。威马汽车、天际汽车均成立于2015年,正是造车新势力的起步时期。稍微晚两年成立的爱驰汽车,正值造车新势力数量的鼎盛时期。

然而,品牌定位和产品节奏让他们遭受致命的考验。

2017年,天际汽车前身电咖汽车,推出首款微型电动车EV10,续航为300公里,补贴后售价仅6万元左右。作为一款定位为A00级纯电汽车,EV10生不逢时,没有得到市场的反馈。而蔚来、特斯拉则因为定位高端,凭借品牌溢价能力,主打车型开始走量。

而后,天际汽车推出的天际ME7宣传对标蔚来ES8,却三番五次跳票,直到2020年9月才正式上市。滞后的产品节奏,大大消耗了产品力和传播度,也错失了市场红利。后来,天际ME7价格下降到30万之内,加上本身品牌号召力有限,最终还是没有获得良好的销量。2021全年,天际汽车全年销量不足2000辆,市占率不足0.06%。

爱驰汽车亦是如此。2018年发布首款车型爱驰U5,直到2020年才更新车型。尽管新款爱驰U5价格还下探3万元,但是也因为产品力问题,销量始终没有起色。而原定于2021年上市的爱驰U6,则受制于资金问题,推迟到2022年才发布。

这样的产品节奏,与其他具备强烈品牌号召力的新势力相比,显然慢了不少。同时,弱势的产品力也没有吸引消费者买单。而彼时,频繁推出新品的“蔚小理”等造车新势力,早已经在消费者中形成口碑,拥有鲜明的识别度。

业内人士吴竞分析,从客观上来看,爱驰汽车创建历程较为曲折,在起跑之时就错过了黄金时间,开局不利。另一点来看,爱驰在市场战略布局上过于激进,起步之时就跨步进入国外市场,而没有全力深耕国内市场,羽翼未丰便选择出海,给自身发展带来了潜在风险,先难后易的路径选择,造就了今天的局面。

威马汽车在产品节奏上推进合理,但是却输在了后期竞争之中。2018年9月,威马EX5作为首款量产车型上市。之后,威马汽车先后推出EX6、W6、E5等车型。在销量上,威马汽车一度位居新势力亚军位置。2022年,威马汽车销量为3.46万辆,在头部新势力月销量均为万辆级的对比之下,显然落后了不少。

在早期竞争中,主打性价比的威马汽车占据一定优势,不过随着竞争越发激烈,威马汽车技术短板逐渐暴露。此外,依旧延续传统车企的营销方式,以及后续车型乏力,致使企业逐渐掉队。

能等来“阿拉伯王子”输血吗?

对于爱驰、天际和威马来说,钱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继续融资是他们的救命稻草。如果融资、重组成功,他们还有重返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希望。

近期以来,中东资本投资中国新势力的消息释放出了一些信号,也给他们带来一丝希冀。6月11日,沙特阿拉伯投资部与华人运通签署了一项价值56亿美元的协议。6月19日,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与约旦Manaseer Group签署战略合作协议。6月20日,蔚来宣布,与阿联酋阿布扎比政府旗下投资机构CYVN Holdings签订股份认购协议。

那么,这些尾部新势力们,还有可能等来他们的“阿拉伯王子”吗?

实际上,这不是中东资本首次接触中国新势力。2022年12月,天际汽车与沙特本地Sumou Holding的合资签约,共同在沙特阿拉伯投资两期约5亿美元,将设立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制造和研发基地,年产约10万台新能源车。

只是,天际汽车停工停产,并被起诉拖欠千万货款的负面消息不断,目前与沙特资本的合作是否继续,还是个未知数。

有部分观点也认为,尾部新势力们还没走到最坏的地步。比如,目前爱驰汽车负债不大,虽然销量不多,但是如果有资本投资,付出的代价不会很大。只是,投资意向方动作要快,否则供应链拖得越久,人员流失越严重,后续的成本就会越高。

而在吴竞看来,这些尾部新势力是否值得投资,还要看品牌本身是否有竞争力,如果产品竞争力一般,未来难以满足规模化预期,即使引入投资开启重组,也不过是“杯水车薪”,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品牌定位、产品策略、市场策略不变化,融资的意义并不大。”

写在最后:残酷的淘汰赛还在继续

爱驰汽车、天际汽车和威马汽车的境遇,不过是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激烈竞争的缩影。2023年以来,汽车市场打响激烈的价格战,市场竞争一度趋于白热化,这也意味着淘汰赛还未到终局。新能源汽车向前发展的同时,淘汰赛就还会持续下去。

2023中国汽车重庆论坛上,长安汽车董事长、党委书记朱华荣进行了大胆预测,随着全球汽车市场格局变化,100多个乘用车品牌中,真正盈利的电动车品牌只有2、3个,未来90%以上的新势力将关停并转。

或许,会像业内人士预测那般,2025年可能汽车行业格局已定,必须要在这个阶段之前有一席之地。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内蒙古信息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